深圳市防伪协会—防伪企业技术标签资源平台|防伪码查询系统
当前位置: 深圳市防伪协会 > 会员风采 >

南方农村报专访防伪协会副会长倍诺科技

文章出处:未知 │ 网站编辑:admin │ 发表时间:2017-09-01 10:15 我要分享

根据8月初实施的《农药标签和说明书管理办法》,农药标签上必须有可追溯电子信息码,以二维码等形式标注,一瓶(袋)一码,能够扫描识别农药名称、农药登记证持有人名称等信息。

 

南方农村报记者调查得知,尽管农药企业对标签新规普遍表示接受并支持,但农药标签赋码毕竟是一种全新的形式,涉及到生产线的改造和调整,更涉及到企业现有包材库存的处理。面对这种改变,不少农药企业对标签赋码仍存有诸多疑问,比如可追溯电子信息码到底该如何操作,生产线如何整改较为划算,哪种赋码方式适合自己,现有标签有无办法赋码等。

 

带着这些疑问,南方农村报专访了深圳市防伪协会副会长单位-深圳市倍诺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倍诺科技)总经理韩伟。倍诺科技作为一家18年来专注于产品防伪追溯服务的高科技公司,曾为酒类和化妆品行业多家顶级企业提供赋码服务,近年来开始接触农业,为兽药和种业不少公司提供了赋码解决方案,广受认可。韩伟就《农药标签和说明书管理办法》实施后企业具体该如何操作给出了专业的解答。

 

南农:能否介绍一下倍诺科技的二维码解决方案?

 

韩伟:作为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和中国特色的高端防伪技术,信息多媒体防伪经过10多年来的发展演变,从最初的800/400电话电码防伪、短信防伪查验、一维码物流跟踪到目前主流的二维码应用,基本原理都是赋予每件产品一个唯一、随机和加密的身份号码(一物一码),但是产品功能和应用范围越来越广,覆盖了品控溯源、质量安全、物流跟踪等产品全生命周期的信息化管理。现在除兽药、种植等国家规定的行业在做产品追溯外,一些烟酒类的企业也在自发的做产品追溯系统。

 

产品防伪、窜货监控和质量溯源等功能都是在“一物一码”编码算法的基础上逐步发展延伸出来的,信息的载体可以是数码、条形码、二维码或者RFID电子标签。作为国内企业数字化、信息化应用解决方案的倡导者和践行者,倍诺科技致力于为企业提供覆盖产品全生命周期管理的产品质量安全整体解决方案,包括赋码采集系统、产线自动化改造和标签标识,对企业提供的是一体化的交钥匙工程和服务。

 

南农:目前倍诺科技合作的农资企业客户有哪些?

 

韩伟:农资行业是假冒伪劣的重灾区,信息化防伪防窜货技术的推广应用比较早,接受认可程度也比较高。近年来,通过实施兽药、种子行业的产品追溯,我们积累总结了丰富的经验和成功案例,如:登海种业、大华种业、华药集团、敦煌种业等等。

 

南农:目前二维码追溯系统有哪些赋码方式?成本如何?哪种方式更适合农药企业?

 

韩伟:按照赋码方式区分,有离线、在线两种形式,考虑到农药企业的产线自动化程度和包材包装特点,我们推荐离线方案。

 

离线赋码有标签、包材一体化和瓶盖赋码多种选择,各有利弊,应该根据企业的实际情况和发展规划综合考虑,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标签方案实施快、经济实用,可以针对不同的产品包装进行手工粘贴或自动贴标,灵活便捷,每枚标签的单价在3-5分钱;包材一体化(软包装、不干胶标贴)要求包材供应商具备可变码赋码能力,企业也可以通过购置TTO(热转印)打码设备,对库存的软包装袋进行赋码打印。

 

南农:目前市场上常用的农药标签有铝箔袋、卷膜、套标卷膜、卷标、内盒、外箱贴等。该如何赋码?

 

韩伟:这些都属于软包装。现有库存较大(老包装)或是年产量大的企业建议自购离线赋码设备,一是能解决现有老包装袋赋码问题,二长远意义上能极大降低赋码成本,三是数据全部由企业自行管控,数据安全性更有保证。生产量小的企业来说采取外包加工的形式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南农:如果企业想要在线喷码的话是应该选择喷码机还是激光机?

 

韩伟:目前,喷码设备有三种实现类型:油墨、激光、TTO。三种设备对材质都有一定的要求:TTO主要针对的是软包装,其赋码效果是最好的,并不适用于纸盒、标签纸等材质;而激光机需要材质有颜色区分,赋码位置要求预留深色色块或者包装是深色系的,否则打码效果不够理想;油墨对包材材质的要求就较少,因为它是非接触式喷码,但是日常使用过程中需要更换油墨耗材。

 

南农:根据农业部要求,农药新包装要求一瓶一码,您认为农药企业该怎么做方便,最能节省成本?有企业提出要增加喷码环节,改造生产线,您怎么看?

 

韩伟:相对于兽药、种子,农药行业具有规模大、自动化程度较高的特点,通过包材一体化(离线赋码:将含有空白信息的二维码印在标签上)和在线采集、数据关联的方式实施,既满足了农业部电子追溯监管的要求,又符合中国制造2025产业升级改造的政策导向,而且在线采集、数据关联的整套设备只需十多万元的投入即可,对于包材一体化的成本可以由包材厂家来承担。

 

有些企业希望能在生产环节增加激光(或油墨)喷码机在线赋码,在赋码的过程中可以将信息直接导入,相对于离线赋码来说可以节省在线采集、数据关联这一环节,但对生产线的要求较高,需要实地考察和测试认证。二维码不同于普通的数字,在产品运行状态下实施喷(打)码不能影响消费者的正常扫描查验。

 

南农:有企业担心半年的时间根本来不及对所有生产线进行整改,您怎么看?

 

韩伟:对于单条生产线整改来说,从前期的探查到后面设备的安装,基本不超过一个月的时间。一旦一条生产线方案确定,对于其它相同的生产线而言可以直接进行复制,两三天的时间就能完成安装,几乎不会对企业生产造成影响。但对于生产线较多且产品品类较多的企业来说,需要多久的时间就要跟据实际情况来定。由于生产线整改后员工需要一段的时间来熟悉操作流程,所以在不影响2018年生产的情况下,企业最迟在今年的11月份之前就要完成生产线整改。

 

南农:对于二维码可追溯,有种植户担心一些假冒伪劣的农药产品也能做,您觉得有可能吗?企业如何真正做到可追溯?

 

韩伟:这个问题很专业。追溯不一定能做到防伪,有防伪的追溯才是真正的追溯,才能为农药品控溯源体系建设提供坚实的技术基础和安全保障。目前,电子追溯行业确实存在着良莠不齐、鱼龙混杂的现象,一些急功近利的软件开发商、设备经销商看到防伪溯源的巨大市场需求和发展前景,急于分一杯羹,出现了一些质次价低的不良案例,对防伪溯源行业造成了负面的影响和损害。作为以数码防伪起家的专业化防伪溯源企业,倍诺科技完美地将防伪技术融合到产品追溯的全过程,除了在标签标识上增加防伪技术,实现防转移、防复制和防篡改等防伪技术标准规范,另外在密码加密算法、后台数据运算和流转加密等方面具有独到的核心技术。

 

南农:目前有些农药企业已经在包装上印了二维码,但也面临一个问题,就是产品追溯只到了经销商这一环节,难以做到零售商特别是农户环节。您觉得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贵公司能解决吗? 

 

韩伟:近年来,不少地区和企业都在尝试建设二维码追溯体系,但在应用过程中也面临一些问题:一是信息内容不规范,编码标识不统一。各地区各企业标准不一,大多是网址(没有编码)或者只是内部编码,二维码没有真正发挥其“身份证”的作用。二是系统软件不兼容,追溯信息不能资源共享和交换。三是各地、各企业自建安全追溯系统多且不兼容的状况,对大数据的建设非常不利,不利于社会的监督。

 

我们提供的农药追溯管理系统具备多级经销商管理功能,不但可以实现对经销商的窜货监控和追溯,也可以辐射零售商甚至终端农户。实现全流程、全产业链品控追溯的关键在于管理成本的增加、管理制度的健全和企业执行力的强弱。在技术实现上没有任何问题,而如何在管理上衔接监控?则需要企业综合权衡、考量。

 

链接:倍诺科技

倍诺科技成立于1999年,见证了“一物一码”防伪溯源的发展历程,参与了多项国家防伪技术标准的编制。作为中国防伪行业协会理事单位、深圳市防伪协会副会长单位,倍诺科技2014年和阿里巴巴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为农产品“满天星溯源计划”提供核心技术支持;2016年在全国“双打办”和国家质检总局指导下,参与发起和搭建了“全国产品防伪溯源验证公共平台”。倍诺科技目前服务的行业众多,其中以快消品、食品行业为主。在农业方面,服务的对象主要是兽药和种业公司。

 

 

 

更多